茄子视频app在线官网在线观看

,最快更新蚀骨缠绵:痴情阔少强宠妻最新章节!

与此同时,没能在小虫子爸爸身后看到自己爹地的丛安安,便拿着养生瓶从别墅里奔出来寻找自己的爹地。

因为刚刚在楼上,小虫子爸爸打开车门下车时,她有看到自己爹地就坐在劳斯莱斯里。看样子爹地应该是没有下车!

果不其然,丛安安在车库的劳斯莱斯里找到了爹地丛刚。

“爹地,给养生瓶,里面还是暖暖的。”

丛安安爬上了劳斯莱斯,跟爹地一起坐在里面。

丛刚从女儿手里接过养生瓶,打开后只是浅抿了一口。

其实这养生瓶里的东西,是丛刚特意为喝酒呕吐后的封行朗准备的。

应该是用来养胃护肝的。

“安安,小虫最近要照顾他的妹妹晚晚。”

丛刚淡声,“要是觉得无趣,可以回训练基地找卫康!”

“只要能和爹地一起,安安不觉得无趣!”

简单清新小美女冬季干净私房写真

丛安安偎依在爹地丛刚的肩膀上,小心翼翼的。

“安安,有一点儿爹地必须跟说清楚:爹地不欠的;但爹地却欠封行朗一条命!所以保护封行朗,也是爹地此生的使命!至死不渝!”

丛刚风轻云淡的说道。

像是在述说一个遥远的故事一样。

丛刚这么说的意思,就是想让女儿安安清楚的知道他的所作所为。

“那安安帮爹地一起完成使命:把欠小虫子爸爸的这条命还给他!”

丛安安依稀记得小虫子公爸爸好像说过:只要她给小虫子生一个小宝宝,那算是还了小虫子爸爸这条命!

也不知道小虫子爸爸的这句话还作不作数!

“以后的事儿,等以后再说吧!这两天,跟小虫要照顾好封林晚!”

丛刚淡淡道,“等过些天,爹地送们去学医药和电子科技!当然,如果跟小虫对哪方面特别感兴趣的,自己看着选!爹地不加干涉!”

“可安安不想离开爹地!”

丛安安抱住了丛刚的颈脖,“安安只想跟爹地在一起。”

“基地的条件有限,跟小虫应该有更广阔的视野!”丛刚扯开女儿环在他颈脖上的手臂,“安安,是大孩子了,不可能一辈子都生活在爹地的羽翼之下!而爹地也不可能护一辈子!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!而且也必须学

会自己独当一面!”

微顿,丛刚看了一眼朝劳斯莱斯走近的封小虫,“当然,要是觉得一个人太过孤单,可以拉上封小虫陪伴!这是的自由,爹地不会横加干涉!”

“爹地,是不是要把安安从启北山城赶出去啊?”丛安安忧心的问。

“暂时还不会!等十六岁之后,必须离开爹地!”

丛刚的这番话,听着着实不近人情。似乎跟中国家长的教育理念有些格格不入。

十六岁就把自己的孩子赶出家门……还真是个狠爸爸!

丛安安突然脑瓜子一动,“那我就跟小虫子一起搬到小虫子爸爸家里住好了!”

“……什么?要跟小虫一起搬来他家住?”丛刚微微一怔。

“嗯呢!反正将来我也要给小虫子当老婆的!早住过来晚住过来,都是要住过来的!”

其实丛安安的小心思就是:爹地不是说‘保护封行朗是爹地此生的使命,至死不渝’的么?那自己住在小虫子爸爸家,岂不是就能跟爹地生活在一起了?!

“那喜欢小虫吗?”丛刚不动声色的问。

“说不上喜欢,也说不上不喜欢!”

丛安安还没有像林晚那样有分明的男女情感。跟封小虫更多是纯洁的友情!

“嗯,要是不喜欢小虫,就不要勉强自己!”丛刚淡淡一声。

“安安,大虫虫,给们刚做好的蔓越莓曲奇小饼干,快尝尝吧!”

封小虫也跟着爬上了劳斯莱斯,将怀里捂着的蔓越莓曲奇小饼干递来给安安和大虫虫吃。

丛刚拿了一块蔓越莓曲奇小饼干吃了一口,淡声问道:“小虫,大伯跟爹地聊什么呢?”

“哦,我大伯要看着我爹地,不让他半夜三更偷偷跑出去玩什么女人!”

封小虫实话实说道,“我渣爹好渣哦,都有小孙孙了,还出去找别的女人!我妈咪要是知道,肯定又要拔他毛了!”

“拔……毛?”丛刚微微一愣。

“嗯呢!我妈咪还会家法伺候哦!她还偷偷藏着柳树藤条呢!”

“妈咪真打爹地啊?”丛刚淡声又问。

“我妈咪凶起来的时候,连我们兄妹三人,外加我爹地一起打的!”

封小虫叹了气,“大家都不敢反抗我妈咪,所以只能挨打啰!不过我妈咪打大诺和我,还有晚晚妹妹时比较轻……打我爹地就比较重了!”

“……”丛刚是真没想到看似柔弱的林雪落,竟然也会动用暴力?!关键这一家子还没一个人敢反抗!

“也挨过妈咪打?”丛刚温声问。

“哈哈,没有的啦!我妈咪表面上最爱大诺诺,其实最疼小虫了!我爹地表面上最爱晚晚妹妹,其实最爱大诺诺的!”

这是从封虫虫视角出发的。

“哦……怎么就觉得爹地最爱大诺诺呢?”丛刚感兴趣的问。

似乎孩子的想法,总能那么的跳跃。

“反正我爹地就是最爱大诺诺!因为大诺诺长得最像爹地!”

封小虫将一块蔓越莓最多的曲奇饼干选出来拿给安安,“安安吃!”

丛刚一边跟小虫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,一边朝别墅方向瞄上一眼。

以封十五的能耐,应该能在半个小时之内把封立昕给‘请’出去的。

可封十五只用了十七分钟。

封立昕接到莫管家打来电话时,封十五刚端着沏好的龙井茶从厨房里走了出来。

“什么?好好好,我马上回来!”

封立昕立刻站起身来。多年来的保养,他的腿脚已经利索上很多。

嗯?什么情况?大哥封立昕这是要打道回府了?

刚刚还一脸惆怅的封行朗突然就心情愉悦了起来,“大哥,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老莫说团团……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,我得回去一趟!”

还没解释清楚,封立昕便急匆匆的朝别墅门外走去。

“卡耐,还愣着干什么啊?赶紧的护送我大哥回府啊!”

封行朗给卡耐使着眼色:示意他把大哥封立昕带来的行李给一并送回去!

“哦,好!我这就送封大少回去!”

会意的卡耐立刻上前来拎过行李箱,去追疾步离开的封立昕。

“呼……我嘞个天!终于把我哥这个大神给送走了!”

封行朗躺在沙发上,长长的吁出一口气。

“义父,您喝口茶吧,上等的龙井茶!”

为了避嫌,封十五再次刷了一回存在感。

总不能让封立昕怀疑:他女儿封团团看到的不干净东西,就是他封十五吧!

“喝什么茶啊,赶紧把师傅叫进来!别让他在车里憋坏了!”

封行朗这才想到了没跟着他一起下车的丛刚。

“啊?我师傅还在车里呢?”封十五明知故问。

“是不知道师傅那种人,遇到外人时,他就像只壁虎一样!老喜欢在房梁上待着!像他那样的人,就是不合群的另类!”

这便是封行朗对丛刚的评价。

“这是我师傅不削跟凡夫俗子们同流合污罢了!”

这是封十五眼中的师傅丛刚:有着高高在上的疏离感!

封十五眼中的师傅丛刚,就是个半隐者。

有着与生俱来的神秘气息和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孤傲范儿!

可落在封行朗耳朵里,就相当的不舒服了。

“不削跟凡夫俗子同流合污?”

封行朗的唇角浅勾了一下,“嗯,那说说我是‘凡夫’呢?还是‘俗子’呢?”

封十五这才意识到:自己光顾着捧高师傅丛刚,一不小心就把其它人给踩下去了!

“义父,您怎么能是凡夫俗子呢?您可是一等一的财阀大佬!”

封十五憨憨的笑着,“我对您是相当的崇拜!”

“崇拜我干什么?”

封行朗斜了一眼进屋来的丛刚父女俩……还有跟屁虫似的小儿子,便幽幽一声:“还是去崇拜那个不削与我这种凡夫俗子同流合污的师傅去吧!”

“……”丛刚微眯眼眸:封十五这小子又乱说什么了?惹得封行朗的那张脸冷那么臭!

“义父,是我口不择言了!您大人有大量,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!”

封十五连忙给义父封行朗捏起了肩膀。

在义父面前,封十五这个义子实在是太能屈能伸了!

“原来们是师徒关系啊……我怎么觉得自己的后背发凉得厉害呢!”

封行朗看了丛刚一眼,“要是哪天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丛刚的事儿,我岂不是要被大卸八块了?”

“大卸八块……不至于!”

丛刚淡淡的接过话去,“放心,有我在,一定会给留一个尸的!”

“嗯,算有良心!”

封行朗将自己的长腿搁置在了茶几上。

丛刚开始喝养生瓶里的水,一小杯接着一小杯的喝着。

成功的吸引到了封行朗的注意。

一般情况下,封行朗是懒得喝这些茶茶水水的,但看到丛刚喝得这么欢快,他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也挺口渴的。

“毛虫子,喝什么呢?”

“好东西!”

丛刚淡淡一声。他的目的,就是要吸引封行朗来喝营养瓶里的水。

“又它妈想诓我喝药是不是?”

封行朗感觉自己好像上过这样的当,所以他还是有一定的戒备心理的。

“我也没说要让喝啊……”

丛刚悠然一声,“像那样五花三层的体型,这养生茶让喝下去,纯属浪费!”

这句话是真管用!

尤其是那句‘纯属浪费’!

纯属浪费是吧?

那自己偏要浪费一下给丛刚这个狗东西看看!

于是,下一秒,封行朗从丛刚手里夺过养生瓶,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。

并不甜口,到是有种清冽的苦涩感。

具体也没喝出什么味儿来,加上封行朗的确有些口渴了,便又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口。

“什么玩意儿……这么难喝!”然后便将半空了的养生瓶丢去给了丛刚,“毛虫子,该不会是想毒死我,好继承我的财产吧!”

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 RSS feed for this post. Both comments and trackbacks are currently closed.

Swedish Greys - a WordPress theme from Nordic Themepar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