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辣椒一样的丝瓜app

“我装什么了!”乔轻雪很不懂。

殷凯闷笑一声,冷冽的,目光阴郁地从董天磊的脸上掠过,最后落在桌上美丽的玫瑰花上,顿觉刺眼极了,直接一把将那玫瑰花打到地上。

乔轻雪完全不能理解,殷凯在闹什么,“不要太过份!”

“我过份?乔轻雪,这女人,自己的女儿都不管,跑到这里来和男人幽会!”

“什……什么幽会!说话不要那么难听!”

“还不是幽会!这是什么!”殷凯也恼了,要不是正在强烈控制着,他想就要掀桌打人了。

“说话也要注意分寸吧!”

“我怎么不注意分寸了!”殷凯瞪着乔轻雪,脑子里还在徘徊一个念头……

这个死女人,走了那么久,才发现手机不见了,那段时间到底做了什么事,忙得连手机丢了都不知道?

这里是酒店,还和一个男人,可想而知,一定是在楼上的单间忙完,才下来共进浪漫的烛光晚餐。

这种玩女人的手段,他殷凯曾经玩了不下数十次,哪次不是把女人哄的服服帖帖,一副一辈子非君不嫁,没君就活不下去的样子。

现在乔轻雪,居然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多金帅气的小白脸,沾沾自喜!不过是被男人玩罢了!

秀美蓓蓓温婉的古风韵

乔轻雪在殷凯蓝色的眼睛中,看到强烈的讽刺,还有浓郁的鄙视。

乔轻雪火大了,“别再无理取闹了!”

乔轻雪抓起桌上的手机,还有自己的包,对董天磊歉意一笑,“对不起天磊,我先走了。”

董天磊还是保持风度,不愠不恼,优雅地坐在那里,对乔轻雪轻轻点下头。

乔轻雪正要走,被殷凯伸手一把拦住。

“话没说完就急着走!”

“我跟没有话说!”

乔轻雪一把推开殷凯的手,冲了出去。

殷凯气得整张俊脸都铁青一片,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依旧优雅坐在那里的董天磊。

董天磊却对殷凯笑笑,一副素养极好的样子。

“虚伪!”殷凯咒骂一声,就赶紧去追乔轻雪。

一路往外走,殷凯忽然停下脚步,这里的餐桌上,似乎每个桌子上都有玫瑰花和蜡烛……

董天磊站起身,一手悠闲地放在西裤口袋内,走到殷凯身侧,笑着说了一句。

“殷少好像很久不带女人出来吃饭了。这么浪漫的地方,竟然不知道。”

殷凯的整张脸都黑了,董天磊却笑得眸色清润。

“离乔轻雪远点!”殷凯快步冲出去,上了电梯去追乔轻雪。

董天磊依旧面带笑容,修长的手指,轻轻放在鼻翼下,眸色依旧暖润如水。服务员上来,恭敬地将卡递给他。

“董少爷,已经为您结完帐了。”

董天磊慢条斯理地接过卡,道了声谢,这才走入电梯。

服务员私底下,不禁赞董天磊温文尔雅,帅气多金,又有素养内涵,谁若嫁给他,肯定一辈子很幸福。

乔轻雪冲上街上,就开始打车,却发现这一带都是有钱人才会出入的场所,最难打车。

殷凯已经追出来,一把拽住乔轻雪,将她从街上,拽到一盏路灯之下。

“干什么!有没有完了!”乔轻雪用力甩开殷凯的手。

“没完,我告诉乔轻雪!”殷凯瞪大他那双蓝色的眸子,掬一缕路灯的泛黄光芒,愈显他那双蓝色的眼睛很深很深。

“想干什么?我们之间还有必要这样纠缠吗?我的手机怎么会落在那里!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!就不能放了我,让我好过几天吗?”

“不能!”

殷凯叫喊的很是理直气壮,一副就要跟乔轻雪厮杀到底的狠绝气势。

“到底要干什么!”乔轻雪怒吼起来,也顾不上是在街上,在和殷凯大喊大叫,也顾不上不知道多少人在对他们指指点点,更顾不上自己和殷凯已被一些人认出来,还拿着手机拍着他们的照片。

有殷凯的影响力,乔轻雪现在已被众所周知,红遍大街小巷了。

她一直在顶着很多非议的压力,一直在伪装毫不在意地坚持着,殷凯还在一再纠缠,分分钟都要将她击溃,让她再无力承受。

“我现在终于明白,什么叫压力了。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顾顾选择离开陆羿辰的时候,怎么这么决绝,连一点回头的余地都没有!”

“为什么?”殷凯忽然不懂乔轻雪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。

“因为在心里,”乔轻雪点着自己的心口,“这里真的很累,被压得已经透不过气,选择离开的时候,真的已经觉得很轻松很轻松,好舒服。”

如果一份爱,已太累,就是意味着无力在爱了。

已经不能再继续了。

她是这么想的。

可殷凯却觉得,乔轻雪有了新欢,就要背叛他,离弃他。

“对于之前的错误,我已经跟道歉了,还想我怎样!”殷凯怒喝一声。

“是我想怎样,还是想怎样?我也说了,我不会再原谅了懂不懂!”

怎么就说不明白!

“这女人。”殷凯咬牙。

“我就是这样,殷凯!赶紧从我的世界滚开!别再碍我的眼!”乔轻雪就差唾弃一口了,目光里满满都是嫌恶。

纵然殷凯本着想要复合,想要挽留的心情,也再提不起一点勇气将那话说出口了。

“滚滚滚!我这就滚出的世界!个死女人!”殷凯暴躁地喊着,“别被人玩了,再哭天抢地地来求我!”

“呸!做梦吧!”

殷凯的整张脸都在剧烈抽搐,恨不得现在就将面前的乔轻雪给捏个粉碎,一双铁拳都在蠢蠢欲动,但也只是蠢蠢欲动罢了。

“了解那个男人吗?知道他的为人吗?才认识几天,就开始飞蛾扑火!就这么耐不住寂寞!怪不得将我踹开的这么彻底,不就是又找到一个!”殷凯逼近乔轻雪一步,恶狠狠的口气,一双蓝眸都瞪得大大的。

殷凯发誓,他真的没有对任何女人这么失控过,更没有这么娓娓乞怜过,已经将自己的尊严放到最低最低的位置了,还是被对方当成尘埃般不重视。

“我跟他怎么了,怎么了!怎么了!”

乔轻雪真心受不了被殷凯一再误会,即便已经分手,也不希望自己在他心里最后成了最不堪的那个人,明明有错的人是他,怎么最后将错误归咎到她身上。

“如果到最后,我们已经是开始互相指责对方的程度,觉得还有谈话下去的必要了吗?殷凯!这么长时间了,我还以为,能了解我的为人!要是我在眼里已经这么不堪,总是当我是有个有钱男人,就要扑上去的那种女人,算我求求,不要再来找我了!就当我是那种女人,有了新欢,就不念旧情的狠心女人好了!”

乔轻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湿了眼眶,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很伤心,忽然就有点想哭了。

她赶紧转身,用力眨眼睛,将眼底的泪光用力忍了回去。

她有看到,董天磊就站在不远处,寂静的目光看着她。

董天磊没有走过来,也没有说一句话,而是上了他自己的车,缓缓将车子开了出去,最后融入到车流之中。

殷凯也看到了董天磊,又固执以为,乔轻雪转身的目光,一定是在为了看董天磊,一把将乔轻雪拽过来,当看到乔轻雪泛红的眼眶,殷凯忽地就沉默了。

“轻雪……”

这一声低低的呼唤,殷凯都不知道本着什么样的心情呼唤出来的,目光怔怔地看着乔轻雪泛红的眼睛,很想抬手将她眼角的水色擦去。

最后,他又没有力气抬起自己的手。

“我们只是谈公事。他只是感谢我,帮他妹妹设计了一款很满意的礼服,答谢我吃了一顿饭。因为他妹妹有病,能在有生之年让妹妹开心,他感觉很感激我而已,就是这样!”

乔轻雪甩开殷凯的手,不喜欢殷凯再触碰到自己。

“我也是关心!”殷凯喊了一声。

乔轻雪忽然就愣住了,他说什么?关心?他这种人也会关心?

“我怕被男人骗了,这傻女人,看着精明,一根筋,又单蠢,很容易被人骗!”

“……”

乔轻雪的情绪又低落了,苍白地笑了笑,“是啊,我知道,我经常被男人骗,总是相信男人说的话,殊不知男人的话只能听七分信三分。我却总是那么傻那么傻的,别人说什么,就信什么!”

殷凯深吸一口气,尽量缓和下声音。

“对之前的事,我再次跟道歉,是我喝多了,心情又糟透了,我道歉,真心道歉!”

“不要说了殷凯,已经过去了,已经不用道歉了。”她的心已经死了,不是一句道歉就能再度复苏过来的了。

“!”殷凯又要怒,但还是忍了下去,“为刚才,误会和董天磊,当在他面前难堪,我也道歉!”

话虽然这么说,但殷凯还是有些不服气。

“手机丢了那么久才发现,们在酒店里到底做了什么?”

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 RSS feed for this post. Both comments and trackbacks are currently closed.

Swedish Greys - a WordPress theme from Nordic Themepark.